摘要:闡述了中國燃煤電廠煙塵排放要求演變及排放特征,回顧了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歷程,介紹了電除塵技術應用情況,并對其發展趨勢進行了展望。中國從20世紀60年代起開展電除塵技術自主研發以來,通過技術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歷經五十多年發展,目前技術水平已躋身世界強國之列。中國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及其實現“超低排放”的主流技術備受世界矚目!電除塵器一直是中國燃煤電廠顆粒物控制的主流設備,可達到10mg/m3或5mg/m3的超低排放要求,針對高灰煤(Aar>25%)機組,配合濕法脫硫協同除塵,實現顆粒物排放濃度<5mg/m3也是可行的。預計未來中國電除塵技術將向節能降耗、協同控制、智能化、標準化、國際化方向發展。


0 引言


電除塵技術最早源于國外,早期主要應用于金屬冶煉廠,因未考慮粉塵比電阻,除塵效率相對較低,如1910 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Balaklala 鉛冶煉廠電除塵效率僅有90%[1];后經顆粒電場荷電、擴散荷電等理論完善[2-3],及粉塵層與火花放電關系[4]等的提出,電除塵器的基礎理論及工程設計均得到明顯提升,實際工程的電除塵效率可達99.5%如今,電除塵器的除塵效率已經可達99.9% 以上。


中國電除塵技術雖然起步較晚,但發展迅速,尤其在電力行業應用占絕對優勢。中國火電廠燃煤煙氣中煙塵排放限值國家標準先后歷經3次修訂,對應了不同階段的電除塵技術蓬勃發展,燃煤電廠顆粒物減排成效顯著。1979—2016年期間火力發電量增長了17.5倍,單位發電量顆粒物排放強度下降了99.7%,顆粒物排放總量下降了94%。


中國電除塵技術水平已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尤其是自2014年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實施以來,電除塵器的設計、制造能力及工程應用,均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1 燃煤電廠煙塵排放要求演變及排放特征


1.1 燃煤電廠煙塵排放要求演變


1973年,中國頒布了《工業“三廢”排放試行標準》(GBJ 4—73),首次以國家標準的方式對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提出限值要求。該標準屬于綜合污染物排放標準,而專門針對燃煤電廠污染物提出限值要求的則是1991 年頒布的《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13223—1991),要求煙塵排放最低限值為150 mg/m3。此后國家分別于1996 年、2003年和2011 年對該標準進行了3次修訂。從2003年開始,中國燃煤電廠煙塵排放的最低限值降到了50mg/m3;而到了2011年,進一步降至30mg/m3,重點地區為20 mg/m3。


2013 年12 月,浙江省出臺了《浙江省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2013—2017年)》(浙政發〔2013〕59 號);2014 年1 月,廣州市發布了《關于廣州市燃煤電廠“趨零排放”改造技術方案及造價情況的報告》;2014 年8 月,山西省出臺了《關于推進全省燃煤發電機組超低排放的實施意見》(晉政辦發〔2014〕62 號),均要求煙塵排放限值5 mg/m3;2014 年9 月和2015 年12 月,國家層面的《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 年)》(發改能源[2014]2093 號)及《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與節能改造工作方案》(環發2015[164]號)相繼頒布,要求煙塵排放限值10 mg/m3,超低排放政策在中國全面實施,并要求到2020 年,現役燃煤發電機組改造后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10 g/(kW·h)(600 MW 級及以上機組,除空冷機組外,改造后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00 g/(kW·h))。截至2017 年12 月,已有河北、上海、河南、浙江、山東5 個省市已出臺或將出臺超低排放地方強制性標準。中國燃煤電廠煙塵排放要求演變歷程如圖1 所示。


各國煤電煙塵排放限值由于限定條件、方式等不同,一般不能簡單地進行對比,但典型機組在特定條件下,排放限值的對比能夠體現不同國家對火電機組普遍性要求的差異?!痘痣姀S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13223 —2011)規定的煤電煙塵排放限值已低于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現行的排放標準。隨著超低排放政策的全面實施,目前中國煤電煙塵排放要求與其他國家和地區排放要求相比已經處于領先水平。部分國家和地區燃煤電廠煙塵排放限值如圖2 所示。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及應用綜述


1.2 中國能源結構及燃煤電廠煙塵排放特征


中國的能源結構呈現“富煤、缺油、少氣”的特征,在未來相當長時期內,以煤為主的能源供應格局不會發生根本性改變。根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數據,作為煤炭消費大國,2016年中國煤炭消費量37.8 億t,約占世界煤炭消費總量的50%。中國煤炭消費中用于發電的比例占49%,而美國和澳大利亞2014 年已有91%的煤炭用于發電,印度的煤炭發電也超過了70%。2016年國家《能源發展“ 十三五” 規劃》( 發改能源[2016]2744 號)目標到2020年發電用煤占煤炭消費比重提高到55% 以上,中國電煤比例將進一步增加。超低排放下電煤平均排放顆粒物約0.21kg/t, 而農村生活散煤平均排放顆粒物約3.73kg/t,排放強度約為電煤的18 倍。


2005—2016年中國電煤消耗量、火電裝機容量及煤電顆粒物排放量如圖3 所示。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及應用綜述


由圖3 可知,2006—2016年,中國燃煤電廠顆粒物排放量呈現顯著的下降趨勢,2016 年排放量為35萬t,相比于2006 年的390萬t,減少了91.0%。2005—2016年, 火電裝機容量逐年上升,2005 年火電裝機容量為4 億kW,2016 年為10.5 億kW(其中煤電為9.5 億kW),增加了162.5%。2 0 0 5 — 2 0 1 3 年,電煤消耗量逐年上升,而后由于煤電年利用小時數下降、“上大壓小”政策的實施、供電煤耗降低等原因,電煤消耗量逐年下降。此外, 單位火電發電量顆粒物排放強度由1979年的25.9 / ( k W · h ) 降至2016年的0.08g/(kW·h),下降了99.7%,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由此可見,雖然近年來煤電發展迅速,但隨著中國對燃煤電廠污染物排放管控加強,電除塵技術的高速發展、設備的大規模應用,燃煤電廠顆粒物排放得到了有效控制,成效顯著。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近年來火力發電利用小時數持續減小,據中電聯《2016 — 2017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2016年火電設備利用小時降至4 165h,為1964年以來年度最低。機組低負荷運行已成為常態,在保證顆粒物排放達標的前提下,降低設備能耗將是后續研究重點。


2 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歷程


中國環保產業為政策拉動型產業,隨著國家標準和政策對燃煤電廠煙塵排放限值的要求越來越嚴,中國電除塵技術也經歷了從無到有、飛速發展到成績斐然的過程。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對電除塵技術展開自主研發以來,已有五十多年的發展歷史。從最早列為“七五”科技攻關項目,到浙江大學主持的“燃煤機組超低排放關鍵技術研發及應用”榮獲2017 年度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以來,中國各大院校、企業、研究院所等以省部級課題、國家“863”計劃、國家重點研發專項(如“燃煤電站低成本超低排放控制技術及規模裝備”課題4“高灰煤超低排放技術與裝備集成及應用”)等形式對電除塵技術進行研究。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歷程如圖4 所示。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及應用綜述


2.1 起步階段(1960—1972年)


中國電除塵技術起步較晚,據相關資料,某水泥廠于20 世紀30 年代最早使用從美國進口的電除塵器, 用于物料回收。20世紀50年代初,化工制酸、有色冶金行業開始使用從蘇聯和東德進口的電除塵器。20世紀50 年代中期,已有燃煤電廠裝備進口的電除塵器,但數量寥寥無幾。鋼鐵行業在50年代末期開始使用從日本進口的電除塵器,主要用于燒結工序除塵。直到1960年,中國使用的電除塵器還不足60臺。


事實上,中國電除塵技術研究于60年代才正式起步。1965年,原冶金工業部組織武漢安全環保研究院等單位,第一次對電除塵技術進行系統研究,主要針對包頭鋼鐵公司燒結廠含有稀土成分的粉塵凈化回收。歷時2 年,采用試驗研究與工程實際相結合的方式,深入了解電除塵器基本工作原理及其性能主要影響因素,并對優化其極配型式提出了建議。


截至1972年,電除塵器主要用于物料回收,在燃煤電廠等應用均較少,且大多數從國外進口。


2.2 提升階段(1973—1990年)


1973年,聯合國召開了環境保護大會,中國環保工作也提上日程,同年發布了國家標準首次對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提出限值要求。自此,電除塵器除了用于物料回收,還被時代賦予了環境保護的使命。


20 世紀70年代,由原機械工業部、冶金部和建材部牽頭完成了SHWB 系列3~60m2共9種規格的臥式電除塵器的設計。與此同時,原電力部將電除塵器確定為火電廠煙塵治理設備,這項決策對中國電除塵技術的發展起到了重大作用。1981年,由聯合國計劃開發署無償援建25 萬美元、中國投資135 萬元人民幣組建的諸暨電除塵器研究所正式成立,成為當時中國第一家電除塵器研究所,同年被原機械工業部正式確定為國家二類所,成為中國電除塵器的科研、試驗、設計中心,先后設計、制造了6 項較大的專業試驗裝置。


從20世紀80年代起,中國企業開始從瑞典flakt、德國Lurgi、美國CE 等引進代表當時國際先進水平的電除塵技術,如1983 年,諸暨電除塵器廠和上海冶金礦山機械廠從瑞典flakt 公司引進了電除塵技術。80年代初期,中國首臺300MW機組配套電除塵器在諫壁電廠投運,1984年,石橫電廠300 MW機組電除塵器圖紙被瑞典flakt公司技術專家審定為“接近flakt 公司設計水平”。而后,中國首臺600MW機組配套電除塵器在平圩電廠一期機組投運,并達到設計要求,接著二期600 MW 機組配套電除塵器投運。電除塵技術獲得突破性發展。


1984年,中國首次派代表團赴日本京都參加第二屆國際電除塵會議(ICESP),并在會議上作了主旨發言,引起世界廣泛關注,中國學者、企業家獲得了與國際學者接觸的機會。1985年7月5日,中國環保工業協會電除塵委員會成立,1993年6月19日在此基礎上組建了中國環保產業協會電除塵委員會,為中國電除塵技術進步和行業發展貢獻了力量。


1986年, 電除塵課題被列入中國“七五”(1986—1990年)科技攻關項目,研究內容包括寬間距電除塵器、電源及控制技術、極配型式、煙氣調質技術等。


截至1990 年,中國已基本掌握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電力行業原應用的旋風除塵器、文丘里水膜除塵器、斜棒柵除塵器等由電除塵器取代而漸成主力設備,市場占有率達到30%,除塵效率為94.2%。


2.3 快速發展階段(1991—2002年)


1991年,中國頒布了專門針對燃煤電廠污染物排放的標準,煙塵排放要求加嚴;同時中國大規模經濟建設到來,燃煤電廠成為能源工業的主力軍,其建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電除塵技術發展亦進入快車道。


中國為實現當時提出的“到2000年末,國民經濟比1980年翻兩番”的目標,必須大力發展能源工業。20世紀90年代初, 燃煤電廠建設加快,同時為提高發電效率,其機組容量向300 MW、600MW 等發展,所配套的電除塵器也向大型化發展。電力行業一躍成為電除塵器的第一大用戶,燃煤電廠的電除塵器總量已占到中國總量的75%左右。與此同時,中國對燃煤電廠煙塵排放要求加嚴,電除塵技術快速發展。


1992年,中國電除塵器生產企業就已經超過100家,年產值將近10億元。截至2002年,中國電除塵技術已接近國際先進水平,電除塵器的生產數量及使用數量均位列世界第一,基本確立了電除塵器大國地位。2000年燃煤電廠電除塵器市場占有率達到80%,除塵效率為98.0%。


2.4 再創新階段(2003—2013年)


2003年、2011年,中國分別對燃煤電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作了修訂,煙塵排放限值大幅下降,《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 B13223 —2011)要求煙塵一般排放限值為30mg/m3,特別排放限值為20mg/m3,又推動了電除塵技術的創新和進步,電除塵企業數量攀升,電除塵行業出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局面,各種高效電除塵技術相繼問世,如旋轉電極式電除塵、電凝聚、機電多復式雙區電除塵、離線振打、SO3煙氣調質、新型高壓電源等技術。旋轉電極式電除塵技術可有效解決高比電阻粉塵收塵難的問題,最大限度減少二次揚塵,且增加電除塵對不同煤種的適應性;電凝聚技術可以用較小的代價實現煙塵(尤其是PM2.5)顯著減排;機電多復式雙區電除塵技術可抑制高比電阻粉塵下的反電暈;煙氣調質技術,特別適用于灰塵高比電阻工況;高頻電源可給電除塵器提供從純直流到脈沖的各種電壓波形,達到節能減排的效果;三相電源對于中、低比電阻粉塵,需要提高運行電流的場合,可以顯著提高除塵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時期袋式、電袋復合除塵器等市場份額有所增加。20世紀初,隨著內蒙古豐泰電廠200MW 電除塵器改造為袋式除塵器項目獲得成功,燃煤電廠為滿足新的煙塵排放標準,部分電除塵器改造為袋式除塵器或電袋復合除塵器,電除塵技術的主導地位受到挑戰。2009 年,《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征求意見稿)出臺之際,曾有人對電除塵器是否仍是中國煙塵治理的主流設備產生置疑,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組織編制了《燃煤電廠電除塵器選型設計指導書》(2010年版),并在行業內進行宣傳。2010 年11月—2011年3月電除塵委員會用7 個整版在《中國環境報》上發表了有關中國電除塵行業的報道,2013年9月—10月電除塵委員會再次與《中國環境報》合作,先后用6 個整版在《中國環境報》上發表有關中國電除塵行業的報道。這些文章涉及電除塵一些最敏感、最關鍵的問題,分析了電除塵器達標排放的技術及經濟性,掃清電除塵發展的輿論障礙,推動了行業健康發展?!峨姵龎m器選型設計指導書》經多次修改、完善,對電除塵器性能影響因素進行了系統、深入的研究,對中國100多臺套電除塵器實測結果進行了統計并分析,對中國200多種煤種進行分析及除塵難易性評價,進行了電除塵器適應性研究和經濟性分析,提出了燃煤電廠電除塵器選型設計指導意見,認為電除塵器仍是中國煙塵治理領域滿足新標準要求的主流設備,并得到了業內的廣泛好評。


中國也積極實施標準化戰略,大力推進標準和標準體系建設。特別是2003年以來,建立了國標和行標相結合、協調發展、相對完善的電除塵標準體系,如環保機械行業建立了以3項國家標準、43項行業標準構成的電除塵標準體系,極大地提升了電除塵行業技術水平及管理水平。


2010年燃煤電廠國產電除塵器市場占有率達到95%,2013年雖然下降至80%,但仍保持主導地位。2013 年中國電除塵器生產企業超200 家,銷售收入約140億元,出口額約21 億元,中國電除塵行業已成為環保產業中能與國外廠商相抗衡且具競爭力的一個產業。


2.5 超低排放階段(2014—2017年)


自2014 年燃煤電廠實施超低排放政策以來,中國燃煤電廠快速推進環保改造。為滿足中國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要求,中國環保產業協會電除塵委員會組織編制了《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技術》。該書對超低排放的技術路線及相關技術進行了全面、系統的總結,分析了“超低排放”技術的經濟性,介紹了電除塵用高壓供電及控制技術、電除塵器的高壓絕緣技術、濕式電除塵器的調試及運行、“超低排放”測試技術等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技術相關知識,為燃煤電廠污染物控制提供了參考。2017年環保部頒布了《火電廠污染防治技術政策》和《火電廠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指南》(HJ 2301—2017),《燃煤電廠超低排放煙氣治理工程技術規范》現已報批, 這3項文件或標準可滿足超低排放技術發展的迫切需要,規范指導超低排放工作的實施。


典型的顆粒物超低排放技術包括低低溫電除塵技術和濕式電除塵技術,并形成了以低低溫電除塵技術為核心的煙氣協同控制技術路線和濕式電除塵技術路線。低低溫電除塵技術通過煙氣冷卻器降低煙氣溫度至酸露點以下,降低粉塵比電阻,同時使低低溫電除塵器擊穿電壓升高、煙氣量減小,除塵效率大幅提高,且低低溫電除塵器的出口粉塵粒徑將增大,可大幅提高濕法脫硫的協同除塵效果?;幢逼缴诫姀S1 號爐660MW機組配套的低低溫電除塵器,在燃用灰分近30%高灰煤時,經濕法脫硫協同除塵后,顆粒物排放仍可達到超低排放要求。濕式電除塵技術可實現極低的顆粒物排放濃度,根據其布置方式,有臥式與立式2種方式;根據極板的材料,有金屬極板、導電玻璃鋼和柔性極板3 種類型。在燃煤電廠中與干式電除塵器配套使用的濕式電除塵器通常布置在脫硫設備后,與干式電除塵器不同之處在于采用液體沖洗電極表面來進行清灰,具有不受粉塵比電阻影響, 無反電暈及二次揚塵等特點,可有效除去煙氣中的PM2.5、SO3、汞及煙氣中攜帶的脫硫石膏霧滴等污染物。在供電電源方面,脈沖電源技術也取得了突破,得到了推廣應用,采用基礎直流高壓疊加寬度為60~80μs 的脈沖高壓供電,其二次電壓峰值可達140kV,除塵器提效30%以上,并節能30%~70%。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日臻完善,現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躋身電除塵器強國之列。2015 年年底在波蘭召開的第14 屆國際電除塵學術會議上,中國的燃煤電廠煙氣“超低排放”,及其實現“超低排放”的主流技術,如低低溫電除塵技術、濕式電除塵技術等,備受世界矚目。1981—2016年年底,中國累計17人獲得國際電除塵學會頒發的各類獎項,中國電除塵技術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


在這期間,隨著超凈電袋復合除塵器等在燃煤電廠的應用, 電除塵器市場份額雖然有所下降,市場占有率由2005年的95% 下降到2016年的68.3%,但依舊保持主導地位,除塵效率可達99.95% 以上。


3 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應用


20世紀90年代初,燃煤電廠電除塵器應用比例僅30%, 之后10年電除塵技術高速發展, 至2000年占比達80%,2005—2010年間占比維持在95%, 隨后受袋式、電袋復合除塵技術沖擊,占比有所下降。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12月,中國發電裝機容量中火電約為10.5億kW,其中煤電約為9.5 億k W。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燃煤電廠電除塵器裝機容量分別約為6.4 億kW、6.4 億kW、6.1 億kW、6.5 億kW,分別約占煤電機組總容量的80%、77.1%、68.6%、68.3%, ,1990—2016 年燃煤電廠電除塵器機組容量占煤電機組總容量比例如圖5所示,電除塵器依然是燃煤電廠的主流除塵設備。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及應用綜述


《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 G B13223 —2011)實施以來,旋轉電極式電除塵、電凝聚、機電多復式雙區電除塵、離線振打、SO3煙氣調質、新型高壓電源等技術應用較多。2014年9月,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政策開始實施,低低溫電除塵和濕式電除塵技術開始得到廣泛應用。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5年12月,已投運旋轉電極式電除塵器超100臺套,總裝機容量超50 000MW;已投運電凝聚器近20 臺套,總裝機容量約10 000MW;已投運機電多復式雙區電除塵器60 多臺套, 總裝機容量16 868MW。截至2016年12月,中國低低溫電除塵器裝機容量超130 000 MW,約占全國燃煤機組容量的13.7%;濕式電除塵器裝機容量超150 000MW,約占全國燃煤機組容量的15.8%,投運量居世界第一,且大于其他國家投運量之和。低低溫電除塵器和濕式電除塵器均已有數十臺套單機1 000MW等級機組投運業績。


電除塵技術在飛速發展的同時,相關企業的發展也保持了良好態勢。中國環保產業協會電除塵委員會對13 家電除塵骨干企業2000—2016 年的工業總產值及環保銷售收入進行了統計,如圖6所示。13家電除塵骨干企業的工業總產值及環保銷售收入基本穩定在行業總量的60% 以上, 其中絕大部分電除塵產品銷往燃煤電廠,16 年間13 家電除塵骨干企業的經營數據基本呈增長趨勢,行業發展勢頭向好。13家電除塵骨干企業2000 — 2016年的出口額統計如圖7 所示,出口額在2010年有很大幅度增長,受國際金融危機等因素影響,2011 年以后出現下滑。受國內火電機組產能過剩等因素的影響,中國煤電電除塵市場2017年已現拐點,2018年將呈“斷崖”式下跌,國產電除塵器需要向國外發展。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及應用綜述


4 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發展趨勢及展望


4.1 技術方面


經過數十年的研究與應用,針對燃煤電廠各類排放要求,中國相關公司及機構在技術路線的選擇及整體部署方面已基本達成共識,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高灰煤超低排放技術與裝備集成及應用”對燃用高灰煤(Aar>25%)機組顆粒物超低排放(5mg/m3)技術進行了深入研究。預計未來電除塵技術將向節能降耗、協同控制、智能化、標準化、國際化方向發展。


(1)在效能方面,《高效能大氣污染物控制裝備評價技術要求第2 部分:電除塵器》(GB/T33017.2 —2016)等能效標準陸續出臺,精細化提效技術將是電除塵技術未來的發展趨勢之一;在協同控制方面, 應更多考慮電除塵設備與脫硫、脫硝設備間的配合。


(2)在智能化方面,應充分利用互聯網對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數據進行總結與模擬,科學地優化系統運行。


(3)在標準化方面,應提升電除塵設備模塊化生產水平;在國際化方面,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已達國際領先水平,如何“走出去”占領國際市場是值得行業關注的問題之一。


電源技術是電除塵設備提效、節能、降耗的關鍵之一,脈沖電源近年來因其優越的降耗性能得到廣泛應用,預計該技術將往窄脈沖方向發展。


4.2 市場方面


(1)在中國國內市場方面,2017年,煤電領域電除塵行業發展已現拐點,這主要是因為中國調控煤電規模、煤電行業發展不景氣、超低排放接近尾聲等原因所致。近年來,煤電產能過剩、增長趨緩,多個煤電項目遭緩建甚至停建,再加上中國大力扶持風能、太陽能等新能源,導致新建燃煤機組容量大幅減少,2018 —2020年煤電新增機組量十分有限。2017年12月26日召開的2018年中國能源工作會議數據顯示,全國累計實現煤電機組超低排放6.4 億KW, 節能改造約5.3 億kW,超低排放已接近尾聲。2017 年,受設備利用小時數降低、煤價升高、環保改造等因素的影響, 煤電企業三分之二虧損。在多重壓力下,燃煤電廠電除塵行業發展拐點已現。未來幾年, 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市場的機遇與挑戰并存,預測市場增長點包括但不局限于以下幾點:首先,由于超低排放政策發布以來,時間緊、任務重,最低價中標風靡一時,預計未來幾年或有一批超低排放二次改造項目;其次,中國燃煤電廠第三方治理市場空間巨大,如根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統計數據,2016 年中國在運火電廠煙氣脫硫、脫硝特許經營的機組容量分別超1.08億kW、0.76億KW, 占同期火電廠總裝機容量的10.3%、7.2%,除塵市場僅一個電袋復合除塵項目,燃煤電廠電除塵第三方治理發展已然落后,需加快步伐開拓第三方市場。受相關政策、標準影響,消白煙將是2018年的重點工作。


(2)在國際市場方面,“一帶一路”為中國帶來了約20 000MW燃煤電站市場,電除塵市場也應跟進,做好配套項目。近年來,國外煤電市場的發展不清晰,美國在煤炭發電問題上尚存爭議;越南、印尼、印度、蒙古已出臺政策停建或緩建煤電機組, 但改造市場仍有很大潛力; 歐洲、加拿大持續提高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燃煤電廠將被逐步淘汰直至完全關閉。除國外煤炭政策收緊、新能源技術沖擊等因素外,部分國家對設備質量要求較高、市場準入難、地方保護主義盛行制約了一些電除塵設備進入國際市場。中國燃煤電廠電除塵技術現在已處世界領先水平,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應充分利用這一點,開拓國際市場,實現電除塵技術國際化發展。